快樂到彌勒
發布時間:2014-07-28 14:14 瀏覽次數:

七彩雲南是我遊曆的向往,也是理想的棲居地。家家門前流水,戶戶庭院養花。三個小時的飛翔,穿透雲層,劃過季節。風花雪月的春城已在機翼下麵。我從冬天來,從三千公裏外的北方,像紅嘴鷗,輕輕飛落翠湖的清澈。

    展開時間的卷軸,尋找一行行遠去的墨跡。從二十年前第一篇塗鴉變成鉛字,從《小鎮警長》描寫從警理想的中篇小說在當地連載,七千多個日夜黑白交替的褶皺,被雲霧遮掩,被舷窗外白晃晃的陽光覆蓋隱去。文學帶給我夢想和寂寞。

     此次的雲南之行,緣於“恒光杯”全國公安文學大賽的頒獎儀式在雲南,成全了一直因故而未能成行的彩雲之旅。 報到地點在天恒大酒店。大堂上方懸掛著歡迎橫幅,左側是會議接待處。進進出出的人流吐納著南腔北調,間雜的國防綠戎裝昭示著莊嚴。酒店熱鬧的仿佛節日來臨,在服務員引導下,經過曲折的走廊到六樓宴會廳。麵孔是陌生的,卻有熟悉的名字。桌簽上的宋體字,有的在報紙上見過,有的熟悉在雜誌上。一切真實的近乎虛假,在網絡上、電視裏“認識”的全國公安文聯祝春林主席、張策秘書長……他們就在一步之外談笑。

    當大巴車離開昆明市區,少校女軍官介紹行程後開始點名,“雷達”的名字響起。還是晚宴後,組委會裏人民公安出版社的編輯謝昕丹女士將《大會服務指南》發到了房間,見到了著名文學評論家雷達的名字。我注視著前排不足一條手臂距離的雷達先生的側影:戴著近視眼鏡,膚色微黑。心裏告訴自己:這就是二十多年前自己郵訂的《文學評論》裏經常出現的雷達,就是上飛機前,在北京圖書大廈購買的主編《新中國文學精品詩歌卷》的雷達。

    天空飄起了雨,已是上午九時。高速彎道上看見了開道的車警燈閃爍,紅光耀眼。第一站參觀紅雲紅河卷煙廠。在這裏,感受了煙葉的“流水”。幾千平方米上下兩層樓高的車間,機器聲音輕微,刺激喉嚨的是煙葉的氣味。這味道很熟,一下子把感覺帶回童年老屋——三間黑黑屋頂的土屋,充滿了旱煙的味道,那是父親的煙鍋冒出來的。

紅雲紅河卷煙廠,曾創下雲南煙好的美名。煙廠年創利潤200多個億。看到煙葉經過“長途跋涉”成為煙絲、卷煙、煙卷,成條成箱,最後流進集裝箱裏。看著卷煙成型的過程,感受著製造的奇妙。人們在“吸煙有害健康”的明碼警告聲裏,情不自禁的吞雲吐霧,陶醉的是煙霧穿胸透腹繚繞感官的過程。

像我們胸懷的理想,苦惱過,割舍過,失望過。一次次在痛苦中展望,又在希望中救贖。無數的日子,因為心裏的光亮,便有溫暖和方向。有明天的召喚,就有朝霞帶來的驚喜。

位於滇東南部的彌勒縣是全國唯一與佛同名的縣,國家非物質遺產《阿細跳月》在這裏誕生、傳承。榮獲“國家園林縣城”、“中國最佳休閑旅遊縣”、“雲南省工業十強縣”等桂冠。我們入住的湖泉酒店是彌勒縣五星級別墅式建築,成排的棕櫚和蕉類綠植與湖水相映成趣。每人一間豪華標房,給人擔待不起的驚異。

晚飯後,同《啄木鳥》雜誌社長張曙沿著湖邊閑走,不料想放棄電瓶車不坐,卻迷了路。湖區太大,找不準入住的賓館了,恰好有機會和張主編攀談。以前隻在雜誌上見過名字,算是天賜良機,介紹一下我豐富的基層生活。張社長健談,從雜誌談到這次大賽,又談到公安文學的現狀。鼓勵我注意語言和細節,創作出優秀作品。

路燈幽暗,更顯得湖區幽靜。棕櫚樹的扇形葉子掩不住天上的星光,星光燈影映進湖水裏,有些迷離。半路又遇見了此次大賽長篇小說一等獎得主、河南作協楊東明副主席,說笑間,環湖電瓶車路過,報上入住的別墅編號,才回到賓館。

頒獎大會很隆重。雷達先生綜述獲獎作品時感慨:剛剛參加魯迅文學獎頒獎大會飛過來。這次公安文學大獎賽參評人數之多,作品質量之高,超過了我的想象。

帶給我振奮的是雷達先生為我頒獎。振奮接二連三,在之後的座談會上,祝春林主席和武和平局長的講話如春雷響過:我們公安文學創作是滯後的,與天天有犧牲、時時有流血的二百多萬警察隊伍的辛勤奉獻相比,我們的創作落在了後麵。現在正是報春花開好時節,要培養出我們的文學創作隊伍,創作出無愧於時代、像《誰是最可愛的人》那樣優秀的公安文學作品。

我感慨命名“雲煙”的人是智慧的。想起走上文學創作道路的以往並不如煙。一路走一路泥濘,有歌聲有眼淚。

明天去石林和阿廬古洞,那是大自然的美景神功。有說法彌勒縣是因彌勒佛降生地而得名。這方風水寶地,養育了古滇名士孫然翁、明末兵部尚書楊繩武、現代著名數學家熊慶來和抗日名將張衝。在以熊慶來命名的慶來學校,領略了花園般的校區,處處風景如畫。我沉浸在對大肚彌勒佛的遐思和自省裏,用大肚努力容納世事,以微笑行走冬天的北方。此刻在家鄉——北京還北的地方,那裏的早晨和黃昏,霞光的玫瑰紅塗滿了高高的山峰。那兒的白楊樹已脫光了最後的葉子,藍白相間的喜鵲立在高高的枝頭。

這時候,妻子打來電話,祝我生日快樂,祝我快樂到彌勒。我驀然驚醒,今天竟是我的生日!我心裏一片青草在瘋長。我知道,隻要大地有暖意,綠草成茵是必然的。我將滿懷陽光飛回北方——已是冬天的北方。
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係統